主页 > 科技舆情 >林冠英:党存亡不得不低头‧顾全大局被迫重选 >

林冠英:党存亡不得不低头‧顾全大局被迫重选

2020-07-17989人浏览
林冠英:党存亡不得不低头‧顾全大局被迫重选(槟城16日讯)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行动党可上法庭挑战社团注册局指示该党重选的决定,而且极可能会获胜,但当局也可以“行动党违反指示”为由,吊销火箭的注册,让火箭陷入无奈的处境,而这也将成为关乎行动党的存亡的关键因素;因此,为免行动党遭撤销注册,向来坚持斗争到底的他只好为顾全大局,而同意让中委会重选。面对个人问题不低头“我的性格是倾向斗到底的。当面对个人问题时,我们不能低头,所以,我当年才会坐牢(协助一名马来少女事件)。但现在要面对后果的不是我个人,而是党。身为党的秘书长,我不能根据我的性格和意愿作决定,而这是非常痛苦的,我也很难接受。”林冠英週五指出,行动党领袖一直以来都以强硬的态度去面对不公平的事件,但该党目前所面对的问题非常严重,而该党领袖也作了一项不容易的决定,就连他本身也感到相当无奈。他说,他现在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火箭袖领个人可以坐牢,可以一无所有,但这却关乎一个政党,政党不能够一无所有。”“党领袖要对得起党员和历史,要顾全大局,否则,政党或会晚节不保。”他披露,根据行动党领袖的分析,他们认为,数个迹象显示国阵政府将会“乱来”,若行动党坚持斗到底,党将面对注册被吊销的风险。注册局总监拒面谈林冠英说,让行动党突然“放软”姿态,并决定让中委会重选的“危险讯号”,是社团注册局总监于週三回函,表示不愿与他会面洽谈。他指出,社团注册局总监拒绝见他的态度是非常反常的,而他相信对方早在大选期间就已开始接获一些人的指示。“今年4月5日,社团注册局总监还特别到槟城见我。当时,我说我可以去吉隆坡见他,但他却坚持亲自到槟州。如今,我要求去见他,他却不见我。”他披露,对方前来槟州与他见面时态度友善,他也相信对方当时愿以中立立场处理针对行动党的投诉。“不过,对方后来的态度已有所改变。大选期间,对方竟在短短一天内寄两封内容不同的信件过来,早上一封,傍晚一封,且内容是互相冲突及自我矛盾的。这证明从那个时候开始,对方就已接到指示。”多数代表认为不能冒险林冠英说,在週三(8月14日)晚上举行的紧急会议上,一些中央代表认为,社团注册局不会吊销党的注册,但多数代表却认为不能冒险。“有些人认为他们不敢解散行动党,因此,行动党应该斗争到底,我可以接受这种看法,但谁能担当得起可能出现的万一?”指国阵巫统有备而来他指出,这是痛苦的决定,但行动党得脚踏实地面对考验,不能天真到认为社团注册局会遵守法律。“国阵、巫统不是在治国,而是在治党,拼治安也拼不到。你认为他们不敢,我认为他们甚幺都敢做。这一次,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打官司费时恐令党务停顿林冠英说,行动党可以上法庭挑战社团注册局的指示,但上法庭挑战也可能会导致当局再滥用权力,以解散行动党。他披露,党主席卡巴星和其他律师告诉他,即使社团注册局吊销该党的注册,只要该党上庭再挑战,也极可能会获胜,但法律程序相当费时,甚至可能需时一年,而在这段期间,若行动党因此而不能操作,等同是整个党被作废。“你能不能让党处于停顿的情况长达一年?最终可以获胜,但行动党在那段时间所面对的不只是党无法扩大和发展问题,也关係到党的存亡问题。”他说,行动党已是国内第二大的政党,若冒此风险,后遗症将会很严重。忧巫统趁党选刁难林冠英说,巫统党选即将举行,而行动党领袖担心,这次的情况和1987年巫统党选党争时的情况相似。“巫统党选,就是亮红灯的时候,甚幺也可能发生的。”他指出,1987年巫统党选时发生很多事情,包括茅草行动、大集会、调派不谙华文的教师去华小教学等。“回看1987年和现在的情况,行动党领袖担心会有所相似,巫统对自己没有信心时,是最危险的时候,也是他们会乱来的时候。”他披露,刁难行动党是巫统党选期间所採用的手段,藉此以提高该党的地位。可批评为何扯上阿扁林冠英不认同陈亚才观点针对时事评论员陈亚才的批评,林冠英说,他尊重陈亚才的发言权并接受其批评,但他不认同陈亚才的论点。指阿扁是国阵论调“我可以接受批评,但为何要扯到陈水扁?”林冠英说,提起陈水扁,别人联想到的是贪污腐败,但槟州政府是大马首个公布议员财产的州政府,据他了解,连新加坡政府都未作到这一点。“陈水扁是国阵和发展商吴春来的论调,我对陈亚才与他们`唱同调’一事感到纳闷。”资深评论人陈亚才在这之前曾针对“我的乌巴(Water Ubah)”一事作出批评,并指林冠英在此事上党政不分。陈亚才是在隆雪华堂举行的“台湾民主:未完成的计划”论坛总结环节时以警惕的语气说,林冠英应该要加倍谨慎,勿像陈水扁般炒作民粹,特别是两人在动员力量方面都非常相似。‧2013.08.17